快捷搜索:

愿景基金运营不顺?孙正义正准备推出第二支千

原标题:愿景基金运营不顺?孙正义正准备推出第二支千亿美元基金

[摘要]孙正义正在将软银转型为一家科技投资公司,该公司运营收入的44%都来自愿景基金以及德尔塔基金(德尔塔基金拥有者滴滴出行的股份)。这也不难理解孙正义为何热衷于筹集第二支千亿基金。

腾讯科技讯 3月2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日本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两年半前发起成立的千亿愿景基金颠覆了整个科技风投界。而随着时间推移,科技投资存在的波动性、主要支持者沙特王储萨勒曼卷入丑闻,加之公共投资基金等愿景基金主要投资者和孙正义等人在愿景基金运营上的摩擦,导致运营期间也存在不少问题。目前孙正义正考虑发起第二支千亿美元基金。

千亿规模的愿景基金是历史上体量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2016年9月,日本互联网和电信公司软银(SoftBank)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为当时的沙特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uhammad bin Salman)描绘了一幅其国家如何被技术改变未来的图景。王子被打动了。“45分钟。450亿美元。每分钟10亿美元。”

将近两年半过去了,现在的愿景基金状况如何?

目前孙正义已经投资或承诺投资了700亿美元。愿景基金在大约70家年轻的科技公司中均持有股份,其中包括像共享办公空间WeWork以及生产力工具Slack等家喻户晓的初创企业。在共享出行领域,愿景基金投资了Uber、Grab、Ola以及滴滴出行。本月初,愿景基金又向新加坡共享出行公司Grab注入14.6亿美元,使其在该公司持有的股份价值升至230亿美元。

孙正义的千亿愿景基金颠覆了整个硅谷风投界。仅其未动用的300亿美元资金,就相当于全球第二大风投资金池的4倍。因此当孙正义最近表示,他希望每两到三年就募集成立一支千亿美元规模的新基金时,那些难以理解第一支基金如何运作的投资者并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

现在软银已经开始筹集第二个千亿美元基金。目前第二支大型基金的条款或结构尚未敲定,这意味着它还不能正式上市。但选择正在探索之中。该计划将筹集至多1000亿美元。知情人士说,这个数字可能也会更低。

在此次融资之前,第一个愿景基金的发展经历了艰难的5个月。截至2月底,其资产增值25%到30%,为所有有限合伙人带来了丰厚回报:其合伙人中有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PIF),出资450亿美元;软银注资280亿美元;阿布扎比政府的分支机构穆巴达拉(Mubadala)又投入了150亿美元。

此外,愿景基金合伙人中还包括苹果和日本夏普在内的少数几家公司,它们分别投资了10亿美元。但去年末上市互联网公司股价大跌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即该基金可能是在科技股热潮的鼎盛时期进行了投资,换句话说很有可能买在了山顶。与此同时,愿景基金的主要支持者、沙特王储萨勒曼去年卷入了谋杀沙特记者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丑闻。此外还有报道称,愿景基金和公共投资基金之间存在摩擦。

该基金的日常运营仍然是向有前景的企业家发放现金。过去6个月里有4家公司获得愿景基金的投资,引人注目。它们都是在线企业,希望主宰本地区或全球市场。去年11月,愿景基金向韩国最大的在线零售商Coupang注资20亿美元。一个月后,其又牵头向印尼在线零售商Tokopedia投资11亿美元。今年2月份,它又为美国物流公司Flexport带来了另一笔总额约10亿美元的资金,这家初创企业的目标是创造一个“全球贸易操作系统”,让零售商和制造商能够灵活安排海运和空运,就像旅游网站让消费者在线预订机票一样简单。致力于改善网上二手车购买体验的中国企业车好多最近也获得了愿景基金15亿美元的注资。

由于愿景基金的存续期至2029年,因此评估该基金的表现将需要数年时间。但2019年将至关重要。Uber在北美市场的竞争对手Lyft抢先上市,将打响科技公司上市忙碌之年的第一枪。Uber、滴滴出行和Slack似乎都已准备好在不久的将来加入这场关于上市的竞争。而孙正义正在将软银转型为一家科技投资公司,该公司运营收入的44%都来自愿景基金以及德尔塔基金(德尔塔基金拥有者滴滴出行的股份)。这也不难理解孙正义为何热衷于筹集第二支千亿基金。

但是,为第二支基金筹集资金不止需要45分钟的推销时间。即使萨勒曼王储有意再投资450亿美元,软银可能也不会因为声誉风险而接受这笔交易。软银去年12月份出售了部分日本市场移动业务,再加上其它资源,可以为下一支基金贡献约240亿美元。剩下的资金将需要来自诸如大型主权财富基金等外部投资者的支持。

在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专业投资人员一直对孙正义对450亿美元的承诺持怀疑态度,因为这一承诺绕过了他们的资金分配流程。去年晚些时候事情发展到了紧要关头,有报道称,沙特公共投资基金和穆巴达拉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否决了WeWork将从愿景基金和软银获得的数十亿美元。据报道,孙正义的计划是再向这家合作公司注资160亿美元,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WeWork的价值被高估了。1月8日,WeWork宣布仅获得投资20亿美元。据报道,这笔投资使得WeWork的估值为420亿美元。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克里斯·莱恩(Chris Lane)认为,要达到这一点,你必须相信美国企业将成群结队地涌向共享办公空间工作。到2030年,共同办公在所有办公空间中所占的比例将需要从2017年的5%升至近三分之一。

最近几周,熟悉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人士透露了其对愿景基金运营的担忧。但在公开场合,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仍支持该基金,此前承诺向该基金提供450亿美元。软银投资顾问公司(SoftBank Investment Advisors, SBIA)首席执行官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表示:“与公共投资基金没有误会或冲突。而据了解公共投资基金的人士称,愿景基金是其表现最佳的资产之一。

然而有关公共投资基金不满愿景基金运营的报道,已将公众注意力吸引到三个相互关联的问题上,这三个问题也困扰着其他投资者。首先是孙正义对愿景基金投资决策的控制。他和米斯拉是唯一的高层决策者。通常风险投资公司会有几个这样的“关键人物”。到2017年初,该基金已获得数十亿美元资金,但参与人员或决策流程相对较少。对于投资基金来说,通常是先有团队,然后才是资金。虽然愿景基金现在有了员工和法定程序来审查公司,签署投资协议,防止利益冲突等等,但对企业家的采访表明,情况可能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他的团队对我们做了大量尽职调查,但归根结底这只是孙正义的心血来潮,”该基金今年投资的一家公司创始人如是表示。熟悉该基金的人士表示,他们也知道孙正义决策被否的情况,但不能举例明说,因为这可能损害年轻的初创公司。

此外,孙正义对科技有着根深蒂固的信念,这让软银的一些股东担心,他可能高估了那些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未上市初创企业的价值。在一些融资中,愿景基金往往是唯一的投资者,因此它会自行设定价格。它注入的资金远远超过大多数风投公司的能力,因此愿景基金所投资的初创公司也不会在其之后经受市场检验。英伟达是愿景基金中所投资的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其股价自10月初以来已下跌39%,该基金也出售了所持股份。但科技股的抛售并未涉及未上市投资的大规模减记。伯恩斯坦的莱恩表示,如果被投资企业需要新一轮的融资,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轮“向下融资”,即新的资本注入对一家公司的价值低于先前一轮。

尽管软银在今年2月份进行了55亿美元的股票回购,但市场对软银自身的估值仍远低于其上市公司股票的总市值。人们认为,担心孙正义出价过高是一个重要因素。以WeWork为例:当孙正义将投资削减至20亿美元时,软银的股价立刻飙升了6%。

第三个担忧是软银习惯购买初创公司的股份,将其“计入”资产负债表再转移到愿景基金,通常价格较高,有时价格较低。在截至2018年底的6个月里,软银将包括Uber和Grab在内的11笔投资转入愿景基金,净赚3亿美元。举例说明,软银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以59亿美元购得滴滴的股权,很快以68亿美元转移到愿景基金。

这样的转移主要有两个原因:公共投资基金进行的其他投资,以及孙正义对投资速度的需求。例如,他所持有的77亿美元Uber股份,在软银的资产负债表上待了大约8个月之后,于去年末从软银转移到愿景基金。在此期间,软银没有获利。知情人士表示,从2016年起,公共投资基金对Uber的投资为35亿美元,并对增加其风险投资持谨慎态度。公共投资基金对Uber的持股也意味着它担心孙正义对Uber竞争对手滴滴、Grab和Ola的投资。

此外,愿景基金的投资过程需要时间。一位了解孙正义的人说,如果孙正义想要获得批准的速度比有限合伙人动员资本的速度还快,比如说要抢先于其他风险投资基金进行投资,就需要通过软银完成这件事情。这位人士羡慕地说,“这让你不得不爱他。”

资产转移需要向软银董事会披露,由愿景基金的三人投资委员会批准,并由有限合伙人批准。孙正义在交易双方都有影响力。他是软银董事会的首席执行官。同时愿景基金的三巨头有他、米斯拉和软银的另一名员工。来自公共投资基金、穆巴达拉和其他有限合伙人的人士是以观察员身份出席投资委员会会议。公共投资基金对超过30亿美元的投资拥有否决权。

接近愿景基金和软银的人士表示,现状可能会有所改变。目前,叫车服务的投资组合大部分已转移至软银,该基金还设立了一个30亿美元的贷款工具,让孙正义能够在不动用软银资产负债表的情况下迅速行动。基金运营正在收紧,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愿景基金正在面试潜在的独立非执行董事,以进入软银投资顾问公司董事会。孙正义和米斯拉完全有理由让愿景基金的程序不受他人影响,而第二支基金的潜在投资者将会仔细研究第一只基金在资本配置方面的合规性。

新基金还可能避免愿景基金对两大外部投资者的过度依赖。软银更喜欢多元化的投资者群体。一位投资者表示,理想情况下,没有一家公司会拥有过大的影响力。该公司还希望自己的安排变得更加“正常”,就像两位资深资产管理公司百仕通(Blackstone)或KKR的模式那样。此外,第二支基金与软银的关系将更加“独立”,即便彼此之间有联系或资产转移,也不会经常发生。据接近愿景基金的人士坚称,相关业务正在推进,而这一说法将受到时间的考验。(腾讯科技审校/皎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